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人物】切尔西4-1阿森纳夺冠 再见,好兵切赫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霍尔顿

捷克盛产文学巨匠与足球英豪,前者代表为哈谢克,著有不朽名作《好兵帅克》长流于世,其中最为著名的一句话是:“伟大的时代就得有伟大的人物出现。有一种谦卑的、默默无闻的英雄,他们所表现出的品德,连亚历山大大帝也将显得黯然失色。”后者代表就是门神切赫,他完美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帅克和切赫并无半点相似之处,唯一的共同点都是捷克人心中的民族英雄,不过前者是基于政治讽刺而生的另类英雄,后者获得此称号则是实打实的称颂。他是捷克足球黄金一代最后的荣光,曾7次获得捷克足球先生。他天赋异禀又低调勤恳,纪录无数令后来者望尘莫及。他是无可置疑的好人,所到之处必获球迷爱戴,亦受对手敬重。

冰球奇才无奈走上足球路

1982年5月20日,捷克比尔森,前田径运动员瓦茨拉瓦·切赫和妻子迎来了三胞胎的降生,两男一女,长子取名彼得,就是我们熟知的门神切赫,次子米哈尔,幼女萨尔卡。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马尔凯塔。三胞胎的降生,对于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除了意味着喜悦,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负担。

petr_cech.jpg

次子米哈尔降生时因脑部感染,只活到两岁便不幸早夭。好在彼得健康长大,这对切赫夫妇而言算是巨大的安慰。很快,这对夫妇发现,儿子彼得似乎遗传了他们的运动天赋。父亲瓦茨拉瓦曾是200米和400米跑选手,也擅长十项全能,曾获捷克斯洛伐克田径锦标赛铜牌。

彼得脑子里只有运动,他酷爱冰球,恨不得一年365天都是冬季,这样他就可以一直享受驰骋于冰面的乐趣。不过冰球装备费用高昂,家境贫寒的他们无力负担。这时瓦茨拉瓦想到了一个主意,他知道儿子会喜欢任何一种运动,于是将6岁半的彼得送去斯柯达比尔森(后更名为比尔森胜利)俱乐部接受足球训练。

最初切赫司职前锋,然而10岁那年,他在出战少年队比赛时摔断了腿,整整一年都打着石膏,不能奔跑的他在教练的安排下改打门将,展现出巨大天赋,遂成就一代传奇门神。

门将大抵能分为三类,其中一类屡有神奇表演,如卡恩、卡西;另一类则是神经刀型,如伊基塔或乔·哈特;最后一类力求稳定,说的就是切赫。

image.png

2001年,18岁的切赫由布尔萨尼转会布拉格斯巴达,2001-02赛季便创下1000分钟不失球纪录。同时在那年夏天,他帮助捷克青年队获得U21欧青赛的冠军。如此表现引得欧洲主流球队侧目,温格向切赫抛来橄榄枝,但最终因劳工证问题未能成行。随后切赫以550万欧身价加盟雷恩,一个赛季过后,雷恩不幸降级,而切赫则迎来了改变人生的转折点。

image.png

他在2004年夏天以700万英镑的身价转会切尔西,在库迪奇尼受伤之后成为穆里尼奥麾下一门,铸就蓝军钢铁防线最后一环。2004-05赛季,切赫出战35场联赛收获24场零封,1024分钟把守大门未曾失手,一时风头无两,该纪录至今无人能破。神奇切赫为蓝军时隔50年再夺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立下汗马功劳。次赛季切赫延续高光表现,虽然整整14个月都遭受肩伤困扰,但仍帮助球队卫冕。

此时人们都在期待,这样一个恐怖切赫,究竟能够达到何种高度。然而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所有幻想。

负隅前行,倾其所有

足球快乐吗?答案因人而异。

去年默特萨克在退役时的一番发言相当刺痛人心,他说足球的压力令他恶心并腹泻,“最后一年我很开心不用上场,训练对我来说已经够了。说出要停下来以后,感觉就好多了,没那么痛苦。”当德国队在2006年世界杯半决赛被意大利淘汰时,默特萨克的第一感觉竟然是解脱,“我当然失望,更重要的是我解脱了。我想:结束了,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在长久的伤病折磨下,凡人意志力大抵会被消磨殆尽,默特萨克有此感觉乃人之常情。这是职业足球光鲜表象后鲜为人知的痛苦,因而能带着一身的病痛,继续接受挑战,就显得格外伟大。而切赫,正是如此。

image.png

切赫的人生轨迹与伤病紧密相连,第一次受伤让他踏上门将之路,第二次,就是众人皆知的爆头事件。在经过肩部手术后,切赫开启了2006-07赛季的征程,却不想10月对雷丁一役,人祸降临,亨特突入禁区没有收脚,膝盖撞向切赫头部直接导致捷克门神颅骨骨折,这个画面至今令人心有余悸。

切赫随后被送到医院接受救治,主治医生后来承认当时曾错误预估了切赫伤情的严重程度,捷克人几乎因伤送命。气得护将心切的穆里尼奥破口大骂,骂对手骂医生骂裁判,几乎能骂的都骂了一圈。而切赫母亲更是直接将亨特比作杀人凶手。

所有人都觉得,切赫的足球生涯,恐怕到此为止了。

当时人们认为,切赫能够恢复健康,已算是奇迹一桩,当他在3个月后,带着头套重返绿茵场之时,人们才发现,原来奇迹之外仍有奇迹。

image.png

其传奇程度,唯有已故FI车手尼基·劳达能与之相比,1976年,夺得人生首个年度车手总冠军的劳达延续着自己统治性的表现,一举拿下9个分站赛冠军,到了第10站德国站的比赛中,暴雨笼罩在纽博格林的上空,有绿色地狱之称的魔鬼赛道比平时看起来更为不祥。劳达提议取消该站比赛,遭到其他车手反对,只能作罢。随后不幸降临,比赛第二圈其驾驶车辆冲出赛道撞向路基,瞬间起火,劳达在烈火中被困1分钟,头部面部严重烧伤,呼吸道受损生命垂危。劳达要求医生只进行必要救治,不必进行整容手术。他在住院期间进行了近乎自虐般的复健,短短42天就重回赛场,人们甚至能透过厚厚的绷带看到他血肉模糊的头皮,在他艰难地带上头盔时,全世界都为之动容。此后劳达为遮盖整容的脸部和头部,始终戴帽示人,但他的形象比任何人都要高大。

他能直视狮子眼睛扣下扳机

我们不知道切赫在恢复期间都经历了什么,他本人也拒绝谈论这一话题,甚至对于险些葬送其生命的亨特,切赫也没有丝毫怨言。他的头套,无关胆怯和懦弱,那是战士救命的钢盔,是勇者无畏的勋章。

我年少时曾极度迷恋海明威笔下的硬汉形象,以至于后来明白这不过是属于男人罗曼蒂克式的幻想时,竟生出一种被欺骗的感觉。然而在切赫重返赛场那一刻,我突然看见了海明威笔下那股直视猎物双眼扣动扳机的孤勇。你难以想象这个男人刚刚遭受过致命创伤,他毫无惧色,直面每个威胁大门的来球,依旧奋身出击抵挡来势汹汹的敌人。然后凭借4场零封,荣膺当月英超最佳。

他是这世上唯一的诚实,是罗曼·罗兰口中唯一英雄主义的代言人。

image.png

这之后的故事,我们无需赘述,切赫用行动向人们证明,他不会被伤病击垮。2007-08赛季,他帮助球队挺进欧冠决赛,在点球大战力拒C罗点球,却奈不过特里双腿一软,倒在莫斯科的大雨之中。

时间来到4年之后,足总杯决赛,他扑出卡罗尔头球的一幕至今仍被颂为经典,这帮助切尔西击败利物浦夺冠。欧冠决赛,这一次切尔西没有让冠军旁落,最大功臣除了德罗巴,当属力拒罗本点球、化解奥利奇和小猪射门的切赫。他带着一身的伤病,为蓝军铸就起血肉长城。

image.png

在2014-15赛季,切赫由于肩部、脚踝、髋部与背部等多处伤病困扰,沦为库尔图瓦的替补。后由老板阿布特批,低价转会同城对手阿森纳。

何为忠诚,忠诚并不只是一生一城,为球队倾其所有、奋不顾身,同样是忠诚。因此在切赫离开时,所有车迷都送上祝福,偶有不和谐之声谩骂其为“叛徒、毒蛇”,切赫也只是淡淡回应道:“说这话的人肯定不是真正的切尔西球迷。”

的确,切尔西球迷怎么会不爱他?所有在科巴姆训练基地拦过车的球迷都知道,能否要到大牌球星签名要靠人品,唯有切赫,一定会为所有人停车,并一一满足合影、签名所有要求。

联想其后几任车子门将的表现,为离队闹得鸡飞狗跳,为风头公然违抗教练指令,更令人感到切赫之可贵。这世上善于自我标榜的“勇敢者”甚众,但平凡的好人才属实难得。

也曾江湖年少,老将不朽

选择成为门将,等于选择与孤独为伴。

“我觉得大多数人——甚至是足球界的人——都不太了解守门员。为什么?因为他们从未真正尝试过。他们不知道,当你身后除了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是怎样的什么感觉。”

image.png

这话出自切赫自传,转会阿森纳后的他,依旧备受球迷热爱。但随着年龄的日益增长,切赫的状态不可避免的出现下滑,曾经引以为傲的点球扑救成了跨不过去的坎,同时由于枪手孱弱的后防线,也为切赫的守门工作增加了极大难度,就连从199场零封到200场里程碑,中间都足足等待了3个多月。

最终,还是迎来了这一天。2018年夏天,随着埃梅里入主,枪手引进德国门将莱诺,切赫遭遇腿筋伤病期间,莱诺上位顺理成章,留给切赫的则是欧联杯赛场。他帮助枪手过关斩将,一路行至巴库,在决赛场上面对着最熟悉的陌生人——切尔西。埃梅里没有食言,他让切赫首发,送捷克门神完美的谢幕方式,但过程,却不堪又令人心碎。

image.png

终场哨响,与狂喜的切尔西众将形成鲜明对比,切赫在绿茵场中孤独伫立,泪水从眼眶中不断滑落。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更与何人说。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