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林良锋:开保护主义倒车?英足总真是丢了祖宗的脸!

文/体坛周报记者林良锋

又逢国际比赛周,媒体目光转向三狮。英足总为促进本土球员在顶级赛事中上场,藉英国脱欧之机,试图强迫英超各队压缩外援注册人数,从现有的17人减至12人。这一提案并不新鲜,仍是企图通过“配额制”树立人才流动的壁垒。

Sancho2.jpg

足总丢了祖宗的脸

扩大本土球员在英超一队中的比例,几年前由前任足总主席戴克提出,核心无非“保护”一词。当时是以缩减年龄段再定义“本土”,挤出空间让更多够资格代表英格兰的新秀上场。现在玩得更粗鄙,干脆压缩外援注册人数,思路和贸易保护主义大伞下面的配额制如出一辙。三狮是否还需要保护主义这位奶妈?先说几句题外话。

战后日本重建,出台第一个五年计划前,曾考虑以硬性贸易壁垒——关税和配额——限制舶来品上岸,藉以保护稚嫩的国内产业。日本政府最终没有采纳狭隘的短期政策,反以更高的行业标准要求国货,间接将“劣质”进口货挡在国门之外。日本制造业得益于国策蓬勃发展,成为世界最大钢铁产销国、汽车产销国、工具产销国。

日本资源贫瘠,幅员狭小,要在上述三个领域和欧美竞争,想想也是疯了。结果?新日铁是全球钢铁巨子,日本汽车跑遍世界各个角落,工具行业充斥日本品牌。日本以软壁垒化解了进口货吞噬国内市场的威胁,反过来蚕食欧美市场。无它,日本货物美价廉。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倡打破贸易壁垒,英国人在19世纪推行自由贸易,用舰炮打开世界各地的大门,彼时英国货风行天下,大概没想到有朝一日足总会干出贸易保护主义的丑事。

足总捡起陈腐的贸易保护主义抵御外援,是否得逞另说,即使得逞,英军是否因庇护受益,又另说。早有智囊集团受英超之托,针对外援是否影响本土球员成才,做了大量数据分析,结论是:这个理论站不住脚。该智库还警告:限制外援只会损害英超在欧战的竞争力。《泰晤士报》曾指出:英格兰职业联赛从一开始就以吸纳外援作为生存模式,只不过最初“外援”来自另外三家本土足总,直到1920年代才第一次有非英国球员进入联赛。

能为大英效力的英超球员不到百人,即使压缩英超一队的外援注册人数,仍会出现这个现象:俱乐部将不能上场的外援打发到别处去,将英格兰球员放在板凳上。这样的曝光能提高他们的水平?这不是英超第一次成为英国足球政治的靶子,上届欧洲杯前,5位前任足总高管致信议会,要求政府出面推动足总改革,理由是“英超财雄势大,阻挠有意义的改革”。英超行政总裁斯库达摩尔气得大骂:“这是恶俗的中伤。”

每次英格兰在大赛出糗,英超总要跟着背锅。足总将自己和英超之间的矛盾转嫁给政府,已经有悖国际足联宪章:各国政府不得干预本国足协的事务。还让人说闲话:这不就是自己打不过,找更大块头的人来助拳嘛!英超成立,乃当时五强(阿森纳、热刺、利物浦、埃弗顿和曼联)为牟取更多转播分成,裹挟甲级联赛其它成员逼宫所致。足总又希望藉英超独立,削弱足球联盟的势力和影响——造一个英超来牵制足球联盟。不料英超越来越强势,大大超过了当年的足球联盟,足总反而被英超牵着鼻子走。硬性规定英超俱乐部只能注册12名外援,足总又在打祖宗的脸。

Sancho1.jpg

竞争才能出人才

不过,英格兰最近几年梯队成才井喷,是否仍需要配额庇护?已经不那么迫切。两个年龄段的幼狮先后在世界杯夺魁,为三狮提供了多名一流新秀。20岁以下那批人中,索兰克、卡尔弗特-卢因、卢克曼和梅特兰-奈尔斯等人已在各自俱乐部打上比赛;17岁以下那批人惊喜更多,虽然我们仍无法一睹福登、布鲁斯特代表三狮的风采,但桑乔基本可以在热身时首发了。这些孩子不是因为得到配额的保护成才的,而是在和高水平外援竞争的残酷环境中崭露头角。

福登可能是自霍德尔以来最具天赋的英格兰人,但他还没到火候,尚不足以抢下大卫·席尔瓦、贝尔纳多·席尔瓦、德布劳内的位置,但和高水平同行训练、比赛,福登迟早会有这一天。如果因为压缩外援而让福登们上了场,他们未必还有强烈的求知欲和上进心,他们上场更多是被外力托上去的。本次英军集结,添了伯恩茅斯前锋卡勒姆·威尔逊,又是一例竞争出人才的典型。“樱桃”锋线有挪威、苏格兰的同行,威尔逊要是应付不了竞争,如何能凭本事入选国家队?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