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德国队年度最佳失利?勒夫用改革和年轻人赢得宽容

  经历了不败的2017年之后,德国队在2018年创下了6败的历史最差纪录,也濒临从欧国联甲级降级。然而对于客场1比2负于世界冠军法国队这场比赛,德国媒体却是普遍给予好评,喜欢哗众取宠的《图片报》甚至将其定义为“年度最佳失利”。  

  德国队踢得真的有那么好吗?经历客场0比3惨败给荷兰的重创之后,被逼到悬崖边上的勒夫“总算将变革付诸行动”(《踢球者》语)。总结了上一场的失败经验,并针对法国的特点,勒夫将阵型从433变成了343。锋线上,勒夫放弃一老一新的穆勒和乌特,派上3匹快马——韦尔纳、萨内和格纳布里。身高超过1.80米的韦尔纳和萨内分居两翼,反而是最矮的格纳布里(1.75米)居中突前。此举用意再明显不过,那就是要打法国的反击。

  相比于“锋线三快”,这份首发名单更让人在意的地方在于勒夫塞进了多达6名后卫:胡梅尔斯、聚勒和金特尔从左到右组成三中卫,上个月与秘鲁的友谊赛才上演处子秀的尼科·舒尔茨和克雷尔分居两侧,加上在俱乐部踢右闸而在国家队担任后腰的基米希。相比于“专业对口”的舒尔茨,主司中后卫的克雷尔打右翼卫属于客串,或者说是新的尝试。当然,克雷尔上赛季在沙尔克04也踢过几场右路,对这个位置不算是完全陌生。

  更换多达5名首发球员之后,德国队总计6名U23联袂出场,首发11人平均年龄降至25.36岁,比上一场年轻了2岁多。大变阵并且派上这么多年轻球员,《图片报》认为这表明了勒夫敢于承认和修正错误。

  开场之后,人们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标准的343阵型。其实早在世界杯惨败出局之后,特别是上个月在23人名单中选入多达7名中卫(胡梅尔斯、博阿滕、吕迪格、金特尔、聚勒、若纳唐·塔、克雷尔)之后,外界都以为勒夫会选择三中卫体系作为新的常规打法。毕竟去年的联合会杯上,德国队就以三中卫为主,效果有目共睹。但足足等了3场比赛,直到博阿滕因伤离开之后,勒夫才总算重新想起了三中卫。而他上一次打三中卫,原来已经是11个月前客场0比0闷平英格兰一战,那场同样是打343(京多安和厄齐尔搭档中场),也是韦尔纳和萨内上一次联袂首发。

  不过有些出人意料的是,德国队并没有因为“6后卫+3快马”而放弃控球。尽管对手是坐镇主场的世界冠军,实力、状态和信心均明显处于劣势的德国队反而拥有明显的控球优势(整场德国队控球率56%)。不过一旦成功破坏法国的推进,德国队由守转攻明显变得直接果断。萨内尽管纸面上是左边锋,但在攻守转换的过程中扮演串联角色,位置灵活。无论是三中卫抑或是双后腰,一旦抢到球权,优先选择的快速出球目标都是曼城边锋。

   对于改头换面的德国队,新科世界冠军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整个上半场,特别是前40分钟,德国队的场面具有压倒性优势。克罗斯第14分钟首开纪录的那个点球,来自于基米希在中线附近抢断波巴,随后经过格纳布里的快速突破,再由萨内插入禁区右侧下底传中打在金蓬贝手臂上赢得。德国队丢球之后的集体原地反抢非常高效,整场对抗成功率高达61%,完全压倒了看上去拥有身体优势的法国队。

  无论是此前在433阵型中一人拖后,抑或是在这个343新阵型里与克罗斯搭档双后腰,基米希都表现得极其抢眼,他在防守时的难缠与好斗,以及断球后迅速转为进攻的能力令人赞叹。第19分钟,基米希策动了一次足以将比分扩大的反击,他在本方禁区前沿拿球后带球晃过波巴,然后迅速斜传过顶,让萨内快速冲入前场,形成二打一局面。遗憾的是,萨内的斜传线路过深,让洛里斯得以抢在跟进到位的韦尔纳之前倒地化险为夷。

  第19分钟的这次反击未果,是德国队本场进攻表现的缩影——一旦进入进攻1/3区域,德国队的处理就显得相当业余,令此前的一系列铺垫化为乌有。因此场面优势尽管如此巨大,德国队也只能依靠一个点球来收获唯一入球。这不仅仅是德国队在欧国联历史上的第1球,也是连续4场正式比赛以来的首球。做个不太恰当的假设,如果将姆巴佩和格列兹曼换到德国队中,以上半场那个场面,足以打出一个3比0了。

  事实上,上一场对阵荷兰,特别是第57分钟换上萨内和德拉克斯勒之后的那大约20分钟,德国队所创造出来的机会比这场对法国的上半场还要多得多,但一旦到了临门一脚,就如同国足附体……这种表现一方面跟信心(甚至包括运气)有关,但更大程度上还是由球员的技术能力决定。

  说到底,德国队现阶段实在缺少高效得分手,从最近几个赛季的德甲射手榜便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2016/17赛季,从斯图加特转会莱比锡RB的韦尔纳横空出世,以21球成为德甲本土射手王,但在总射手榜上落后于奥巴梅扬(31球)、莱万多夫斯基(30球)和莫德斯特(25球)。而在莫德斯特和奥巴梅扬先后离开德甲之后,状态已明显下滑的莱万依旧轻松击败其他德国本土射手,在上赛季以29球的成绩第3次捧走小钢炮,而排名第2的尼尔斯·彼得森只有15球进账,福兰德、菲尔克鲁格和乌特均为14球,而韦尔纳则以13球并列第6。本赛季7轮战罢,进球最多的德国本土球员是罗伊斯和韦尔纳,各有4球进账。

  总之,韦尔纳已经是近两个多赛季以来产量最高的德国前锋,而且上赛季在欧冠和欧联杯还有总计7球进账。如果连韦尔纳都不靠谱,勒夫还能指望谁来进球?同时也有一项数据表明,韦尔纳确实不够高效。在德甲本赛季的射门统计榜上,他以33次射门遥遥领先,比第2名的法国前锋普莱亚(门兴)足足多了10次。而普莱亚已经打进5球,韦尔纳则只有4球入账。

 与法国的这场比赛,韦尔纳在右边锋位置的发挥仍然无法让人满意,甚至因为配合问题跟克雷尔在场上有过争执。相比之下,萨内和格纳布里都得到媒体很高评价。甚至可以说,这是萨内入选国家队以来的最佳比赛。但以2018年以前的标准来说,两人的发挥最多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还谈不上多出色,而萨内也远远没有达到上赛季在曼城的水准。

  勒夫第75分钟首先换下萨内令不少人费解,甚至认为这个换人为德国队最终被逆转埋下伏笔。但事实上,萨内在换边后与格纳布里以及韦尔纳的有效互动明显减少,重新陷入了单打独斗和不断丢球的怪圈之中。而且在失去球权之后,他还屡屡出现那些以往被队友和媒体吐槽得最厉害的消极肢体语言。加上体能明显下降,勒夫将他换下并没有错。

  错就错在勒夫换上德拉克斯勒,而没有借此机会变阵。他完全可以派上鲁迪或者埃姆雷·詹来加强中场控制和拦截能力,因为那个时候法国队已明显破解了德国队开场的那套打法,基米希和克罗斯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包括后来在比分被反超后换上布兰特,勒夫依旧保持343阵型不变,锋线与中场脱节的问题并没有因为换人而得到有效解决。

  总的来说,勒夫对本场比赛的设计思路正确,但在细节上还有不少可以完善的地方。除了临场调整值得商榷,他在首发阵容里派上手中全部快马的做法,也似乎有点过于简单粗暴。假如韦尔纳或格纳布里后上,而安排乌特或布兰特(这两人也不会对快速反击的打法感到陌生)先发,德国队不仅可以在临场调度时有更大余地,而且在落入阵地战时也会有更多办法,毕竟乌特和布兰特在中路的串联能力在韦尔纳和格纳布里之上。

  10月的国际比赛周已经告一段落,惜败于法国为勒夫重新争取到了时间。事实上,上个月主场0比0打平法国一战,勒夫同样收获了不少信心和好评。因此我们现在无法就此断言,通过这场“年度最佳失利”,勒夫会就此不再回头,走上变革的正确道路上,也无法断言像穆勒、博阿滕甚至包括赫克托和德拉克斯勒等状态不佳的世界杯功勋或中生代会就此淡出主力阵容甚至大名单,不再成为这场重建的障碍。

  正如《踢球者》首席记者奥利弗·哈特曼赛后所说的那样,“首先,这支球队配得上获得更多机会。”勒夫理应在这场比赛的基础上深化改革,在战术布置和人员安排上(特别是进攻端)精雕细琢,而不要因为赢球的压力而重新掉回迷信功勋的坑里面。以老带新没有错,但像本场那样用诺伊尔、胡梅尔斯和克罗斯这3个“老人”即可(日后还可以加上状态最为出色的罗伊斯),多则无益,而且必须与球员的竞技状态直接挂钩。

  相比于会否从欧国联降级,人们更加关心的是勒夫能否在11月的国际比赛周时从大名单开始就展现出更为强烈的改革决心,特别是在中锋和两闸的人选上带来更多惊喜。又或者像《图片报》名记布吕格尔曼所说的那样,在欧国联中是否降级并不是关键问题,重新成为2020年欧洲杯的夺冠热门要重要得多。

  从这场比赛的赛后反应可以看出,德国媒体对于年轻球员,对于敢对战术和人员动大手术的勒夫是非常宽容的,但宽容也是有保质期的。因此勒夫不仅仅要在战术上重新找到攻守平衡,也要尽快找到改革与成绩之间的平衡点。在目前德国足球这个不容乐观的大环境之下,这显然是一项极为困难的任务。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