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63年欧冠6进决赛1夺冠 法国一飞冲天法甲还在原地

体坛特约记者黄润锋报道

法国队在卢日尼基球场登顶,在队徽上加上了第二颗星,巴黎却很难带着法国第二座欧冠凯旋。

999544758.jpg.0.jpg

法国人是欧冠之父 不承想养了不孝子

本周欧冠战火重燃,巴黎将来到安菲尔德挑战上届亚军利物浦,里昂则来到伊蒂哈德挑战英超冠军曼城。即便内马尔轰动世界的转会和姆巴佩的横空出世,为法甲赢得几台聚光灯的青睐,你仍然很难想象这个联赛已经被剔出五大联赛之列。

在国家队层面,法国正在顶峰,但在俱乐部层面,法国似乎一直不温不火。有意思的是,1954年两位法国体育记者加布里埃尔·阿诺和雅克·费朗建议创办欧冠赛事时,本希望这项荣誉能常回家看看,但欧洲冠军杯/欧冠联赛迄今63届,法国球队只赢过1次,而且是一个并不光彩的冠军。

Back-to-90’S-1993-–-L’OM-remporte-la-Coupe-des-Clubs-Champions-.jpg

1993年欧冠决赛,马赛在慕尼黑的奥利匹克体育场1比0战胜米兰,登顶欧洲。这是前无古人后仍无来者的成就,但法国人并不以此为荣。因为马赛为了更好备战决赛,竟然贿赂他们决赛前的最后一场国内比赛对手瓦朗谢讷。而讽刺的是,马赛最终被剥夺了法甲冠军,但却保留了欧冠冠军。

抛开灰色部分,马赛的夺冠算是一个划时代的标记。法国人终于结束了38年无冠的尴尬历史,虽然区区1个欧冠冠军连葡萄牙和荷兰都赶不上,更别提德意英西了,但起码可以向外宣称:在罗马尼亚和苏格兰面前,法国不用再忍气吞声了!

“香槟足球”两饮恨=皇马欧冠五连霸炮灰

历数法国球队打进到欧冠决赛但没夺冠的经历,一只手就够用了。

欧冠元年的法国代表兰斯,被寄予厚望,能把第一座冠军留在法国,自然再好不过。事实上,兰斯的运气也不错,天时地利人和凑齐了:决赛球场是巴黎的王子公园球场(现巴黎主场);英格兰慎重的足球联赛管理委员会不允许1954/55赛季的国内联赛冠军切尔西参加欧冠,认为这是“闹着玩儿,最多办9天就没了”的鸡肋赛事;实力强劲的苏格兰冠军阿伯丁也退赛了,顶替他们出战的希伯尼安正是兰斯的半决赛对手,后者两回合总比分3比0挺进巴黎。

c8dekddcq8.jpg

因为兰斯队主要资金来自香槟大亨的赞助,球风漂亮优雅,因此获美称“香槟足球”,不过他们的决赛经历并不“香槟”。先是因伤折损阿尔芒·庞旺和雷蒙·奇奇两位关键球员,然后又碰上最好的球员在大战前被对手挖走的狗血桥段(想起格策就对了)。球队的当家球星雷蒙·科帕在决赛前宣布加盟对手皇马,甚至在决赛前一周还代表新东家出战对巴西球队瓦斯科达伽马的友谊赛——这真的能气死人啊!

决赛过程也很“抓马”,半个主场作战的兰斯开场10分钟就2比0领先。科帕一次近距离抽射被皇马后卫马基托斯(马科斯·阿隆索的亲爷爷)用手臂挡出,科帕日后回忆称:“我认为已经板上钉钉了。”结果马基托斯用日后孙子擅长的方式带刀,哦不,带球上前,制造了迪斯蒂法诺的进球,随后又在第67分钟亲自打进扳成3比3的一球,最终皇马4比3夺冠。

DflxRU4X0AApb00.jpg

1537198628320092999.jpg

马基托斯和孙子马科斯·阿隆索

三年后的1959年决赛,法甲卫冕冠军兰斯卷土重来,领衔的是科帕的接班人:法国传奇方丹。方丹在1958年世界杯创下的单届13球的纪录至今无人可破,世界杯后的这届欧冠方丹打进10球傲视群雄,但没办法帮助兰斯在斯图加特逆天改命,最终还是皇马2比0解决了战斗。

兰斯两度饮恨欧决,成了皇马欧冠开局五连霸的炮灰,但方丹加盟兰斯的故事还是被传为佳话。据悉,兰斯36岁的球队主教练阿尔贝·巴特为了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嫩,使出了真正的“帽子戏法”。“为了完成让我从尼斯到兰斯的转会,(巴特)见我时戴了一顶软毡帽,这让他看起来很高贵。”方丹2006年在接受《人道报》采访时回忆道,“他日后坦白,这样穿是想让自己看上去老一点,他再也不会戴那顶帽子了。”

dominguez fontaine 1959.jpg

方门柱和贿赂夺冠:法国欧冠丑态的缩影

兰斯之后,第一支打进欧冠决赛的是1976年的圣埃蒂安,而他们0比1落败拜仁的借口,除了长长的伤病名单之外,还有“门柱君”。多米尼克·巴特纳伊和雅克·桑蒂尼的上半场射门先后被横梁拒绝,格拉斯哥汉普顿公园球场的方门柱成为千夫所指。日后法国杂志《So Foot》甚至请科学家验证得出:如果球门柱是圆的而不是方的,击中门框的球确实会进入球网。

从1903年到1987年被国际足联禁用开始用方门柱,汉普顿公园球场一直都用着方门柱,被废后一直放在苏格兰足球博物馆。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圣埃蒂安花了2万欧元把这门柱买来放在了自家博物馆,时任主席罗兰·罗梅耶解释道:“方门柱是1976年决赛的象征,它们创造了法国人民和圣埃蒂安之间的情感纽带。”

_70437445_bayern.jpg

在夺冠两年前的1991年,马赛就曾打进过欧冠决赛,不过他们输得很郁闷,但没有方门柱这样的好借口。尽管有些人谴责他们的对手贝尔格莱德红星打法丑陋功利,从一开始就想着拖到点球大战,实际上也拿到了0比0的比分,并点球5比3夺冠,但和93年马赛夺冠的丑陋姿势相比,这不算什么。

慕尼黑后又10年,2004年德国盖尔森基兴的奥夫沙尔克球场,按下了法国足球在欧冠的暂停键。摩纳哥在这里0比3不低穆里尼奥的波尔图,摩纳哥中场爱德华·西塞日后回忆称:“从第一个球开始,一切就都不可逆转了。”

兰斯、圣埃蒂安、马赛和摩纳哥都没能扶起法甲,里昂和巴黎行吗?2006年霍利尔的里昂在四分之一决赛被米兰淘汰,2016年布兰克的巴黎也在四分之一决赛被曼城淘汰,这两年又先后被巴萨、皇马淘汰,止步16强。

3781.jpg

时针拨回2018,上周2比1战胜荷兰队的欧足联国家联赛后,法国队的世界杯夺冠庆典上,8万球迷在法兰西大球场高唱坎特之歌,盛况空前。63年6进决赛1夺冠,十年一回头,法国一飞冲天,法甲还在原地。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