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迈尔决裂沙尔克!是他自视过高,还是高层缺乏尊重?

当戈雷茨卡决定今夏自由转会拜仁而引起的轩然大波依旧历历在目,他在国青队和沙尔克04的多年搭档马克斯·迈尔,又在赛季尾声掀起了另一场风波。沙尔克昨天宣布对这位效力俱乐部长达9年的青训精英实施队内停赛停训处罚,直到赛季结束。事实上,即便没有这个&处罚,迈尔最后2轮联赛大概也不会获得出场机会了。

1525183508840001746.jpg

与戈雷茨卡(右)一样,马克斯·迈尔也会在赛季结束后以自由身离开沙尔克04。

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一周前,沙尔克体育董事海德尔宣布不会再向迈尔提供续约报价,这位22岁的中场新星将在本赛季结束后合同期满离队。换言之,继2016年夏天失去若埃尔·马蒂普(自由转会利物浦)和2017年夏天失去科拉希纳茨(自由转会阿森纳)之后,沙尔克连续3个夏天流失青训精英。马蒂普离开时24岁,市值高达1800万欧元,如今已涨到2500万;科拉希纳茨走的时候24岁,身价1500万,如今涨到1800万;迈尔如今身价2000万,两三年后保不齐会翻一番。总之,光是在这3位青训精英身上,沙尔克就亏了超过半个亿。

宣布与迈尔分手的时候,海德尔还此地无银地说了一句,双方只是生意谈不拢,但“并无敌意”。不过谁都很清楚,迈尔及其经纪人维特曼,与海德尔之间早就势同水火,甚至充满仇恨,后来的发展也完全证实了这一点。

上周六下午沙尔克做客门兴格拉德巴赫,迈尔没有进入18人名单。沙尔克对外解释:迈尔脚伤了。赛后一天,迈尔引爆了炸弹。他接受《图片报》专访时驳斥了关于他因伤无法出场的官方解释,“我在星期三(训练时)挨了一脚,但晚上医生已经跟我说,我可以训练,我并没有受伤。我在星期四转告教练(泰代斯科)。他在训练开始前跟我说,我应该在那里待着,等到周一训练。”

1525183685918083657.jpg

迈尔在专访中炮轰两位领导——体育董事海德尔(左)和监事会主席特尼斯。

事实上,即便能够在对门兴的比赛中进入18人名单,迈尔也很可能无法出场。因为过去3轮联赛,以及对法兰克福的德国杯半决赛,他都坐穿板凳。他最后一次出场,是4月7日客场2比3负于汉堡的德甲第29轮。在那场比赛中,首发出场的迈尔中场休息后就被换下。如今回过头来看,那45分钟竟是迈尔在沙尔克的告别演出。

落选与门兴18人名单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在同一个专访中,迈尔公然炮轰两位上司才是。迈尔首先将矛头对准海德尔。他说海德尔2016年从美因茨05加盟之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他“我可以离开”,“他说我不会再获得太多比赛机会,俱乐部不想要我了。”海德尔想卖走迈尔,但没有成功,于是才决定跟他续约。迈尔当然没有答应。于是在上赛季末,迈尔拒绝了海德尔的第一次续约报价。

本赛季开始前,海德尔解雇了魏因齐尔,找到了泰代斯科。与海德尔一样,泰代斯科一来就跟迈尔说,不要指望会获得很多出场时间。由于合同只剩下一年,海德尔迫切希望在去夏卖走迈尔,以避免人财两空,但又一次失败了。迈尔滞留在沙尔克,并面临无球可踢的窘境。因为在泰代斯科的体系里面,根本就不设“10号”。不过后来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泰代斯科竟将一直以来因防守能力弱而饱受诟病的迈尔成功改造为组织型后腰。而且在这个陌生的位置上,迈尔迅速进入角色,表现广受好评。

1525183742127053146.jpg

本赛季德甲第2轮做客汉诺威96,迈尔与赫韦德斯双双坐在替补席上,后者最终在夏窗关闭前被租借到尤文图斯。

当戈雷茨卡的续约问题迟迟没有结果,外界都期待海德尔可以尽快重启迈尔的续约谈判。然而,直到1月中旬戈雷茨卡告诉海德尔他决定加盟拜仁后,海德尔才终于再次给迈尔报价,条件是年薪涨到550万欧元,合同为期4年。迈尔目前的年薪只有300万左右,而海德尔第一次报价是450万,因此提高到550万这个队内顶薪水平其实不乏诚意。

《图片报》当时就预测迈尔应该还是不会接受条件,主要是因为迈尔一方并不愿意被沙尔克当作戈雷茨卡离开后的“B计划”,而且觉得本方还有很大的升值潜力。果然,《体育图片》杂志在2月中率先披露迈尔再次拒绝报价。随后,海德尔向德新社证实道:“迈尔的经纪人(维特曼)在1月12日得到了一份有效期到2月15日的报价,而他在2月15日通过电子邮件通知我们,迈尔由于期限问题拒绝这份报价。”

此后,维特曼公开抨击海德尔根本没有诚意,“两份电邮并不足以说服一名沙尔克小伙。”换言之,迈尔的续约谈判自始至终都只是通过电子邮件展开,双方根本就没有坐下来谈过。3月下旬,沙尔克监事会主席特尼斯又披露,维特曼临时取消了早在3个月前就定下来的会晤。《图片报》透露,维特曼对于海德尔此前就迈尔续约一事的公开表态很不爽,才决定取消与特尼斯的会晤,而非针对特尼斯本人。而特尼斯也说:“德国是自由国度,如果有人不想跟我说话,我也改变不了。”这样一来,迈尔续约一事失去了最后的逆转机会。

1525183799232034336.jpg

迈尔与泰代斯科的合作经历一波三折,最终不欢而散。

当迈尔离队板上钉钉,特尼斯又不合时宜地火上浇油。在出席天空体育台的节目Wontorra时,他表示:“金钱的列车碾压了感情。那些永远效力一家俱乐部的人再也没有那么多了。我觉得霍恩和赫克托跟科隆续约就非常正能量。而戈雷茨卡和迈尔则是另外一回事。”事实上,在戈雷茨卡选择拜仁之后,特尼斯就曾在同一档节目中煽风点火,“我的第一反应是:你不应该继续穿上沙尔克的球衣了。”

对于特尼斯上述表态,迈尔就在接受《图片报》专访时予以驳斥,“我从来没考虑过金钱,否则的话我就会接受第二份条件改善的报价了。因此对于特尼斯在电视上说这完全是钱的问题,我非常恼火。我纯粹是不想再待在沙尔克,不想为海德尔先生工作。仅此而已!最近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欺凌。”迈尔还说,在过去这两年里,海德尔和特尼斯从来没有跟他谈过,但又一再公开对他评头论足,他实在是受够了。

既然接受了这样一个采访,迈尔显然就已经做好了不再为沙尔克出场的准备。原本海德尔要求迈尔在周一去他办公室解释,但迈尔拒绝了。于是,海德尔立即作出对他停赛停训直到赛季结束的处罚,并通过书面和电话通知了他。

不过处罚出炉之后,海德尔详细解释了处罚并非针对迈尔的专访,而是跟他另外的违规行为有关。按照海德尔的说法,迈尔在4月22日客场2比2打平科隆赛后,跟泰代斯科及助教佩希托尔德说,他的沙尔克篇章在对汉堡的比赛后就完结了,“泰代斯科不能跟任何一个已经与沙尔克04完结的人工作。”此外,迈尔最近一段时间还2次无故缺席训练。总之,沙尔克对迈尔的处罚原因是球员的不职业行为。

1525183908777001142.jpg

迈尔代表德国国家队出场4次并打进1球,但参加俄罗斯世界杯是没有希望了。

对于迈尔在专访中对他的指责,海德尔认为是“一派胡言”,并详细披露与迈尔以及维特曼谈判的细节。海德尔说,尽管他不是每一天都跟迈尔聊天,但在去年12月,迈尔曾到他的办公室谈了45分钟。海德尔问迈尔,他是否可以邀请维特曼来谈续约的事情。迈尔非常诚实地回答说,对于自己上赛季处境不妙的时候没有得到高层大力支持感到失望。不过对于重启续约谈判,他予以肯定的答复。

于是海德尔就找到维特曼,对方却说:“克里斯蒂安(海德尔),我们首先得确认一下,我们说的是不是同一个球员。我说的是那个世界级球员迈尔,那个可以在任何一支欧洲顶尖球队都担当主力,将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球员。如果我们谈的是同一个球员,那么你可以给我报价——如果不是,那就别报价了。”海德尔当然不认为迈尔是世界级球员,但还是向对方报了价,前提是他认为迈尔是“一位非常好的德甲球员,并且肯定有潜力变得更好”。

海德尔认为报价合理,而且没有理由再改善条件了。同时他表示:“在迈尔这件事里面,戈雷茨卡的名字一再被提及。尽管戈雷茨卡得到了一份更好的报价,但这并不意味着迈尔就可以得到相同的报价。”言外之意,海德尔认为迈尔拒绝第二次报价,不过是觉得沙尔克给的钱还不够多。众所周知,海德尔去夏给戈雷茨卡的报价非常惊人,据信年薪加奖金最高可达1200万。

一方面是迈尔觉得沙尔克从监事会主席到体育董事再到教练都对他缺乏尊重,甚至处处刁难,另一方面则是沙尔克觉得迈尔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斤两。《踢球者》杂志评论员托尼·利托选择站在海德尔一边。他批评迈尔一直以来都自视过高,对俱乐部“欺凌”的指责不实,因为海德尔的第二份报价诚意十足。至于泰代斯科一开始对迈尔的态度,也只是出于竞技考虑,毕竟去夏沙尔克还送走了包括队长赫韦德斯在内的几名原主力,迈尔并非个例,谈不上是欺凌。利托认为,迈尔不过是维特曼和沙尔克这场博弈的牺牲品。而且迈尔对沙尔克“欺凌”的控诉,会给潜在新东家留下负面印象,不利于他今后的发展。

1525184041232033681.jpg

迈尔步科拉希纳茨和马蒂普的后尘,令青训俱乐部沙尔克04人财两空。

迈尔或许是自视过高、性格太过敏感,而且在拒绝第二次报价之后,他的训练表现一落千丈(自那之后,10轮联赛仅4次出场,且只有1次打满全场),显得很不职业,他的经纪人维特曼肯定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沙尔克高层的做法真的没有错?当特尼斯抱怨现在越来越少球员一队而终的时候,他敢不敢提赫韦德斯的名字?2016年2月,当时得到多家英超豪门垂涎的赫韦德斯同意去掉原合同中1250万欧元的解约金条款,与沙尔克续约到2020年。《踢球者》将“矿花”的举动描述为“足球罗曼蒂克”。如今,当德国国脚赫克托决定与科隆续约,下赛季陪球队打德乙,人们再次提及“足球罗曼蒂克”这个词汇。

然而,赫韦德斯最终落得怎样的下场?既然开了这样一个尽毁三观的先河,特尼斯还有什么理由要求迈尔和其他球员为了感情而忠于沙尔克?再说,如果说戈雷茨卡“叛逃”拜仁还可以归咎为“钱作怪”,那么根本就没有确定下家、甚至潜在下家所能提供的经济条件可能远远不如海德尔第二次报价的迈尔,最终与沙尔克决裂显然不是一个“钱”字就可以搪塞过去。

今天迈尔与沙尔克这场闹剧,不禁让人联想到4年前托尼·克罗斯与拜仁的那场纷争。今年2月,萨默尔在接受《体育图片》杂志专访时终于承认,在2014年夏天卖走拒绝续约的克罗斯是一大错误。这位当时的拜仁体育董事表示:“有些事情你得老老实实地事后检讨。谁能够一辈子都做对?也许拜仁慕尼黑拥有托尼的话会赢得更多的欧冠冠军或者至少打进更多决赛。我今天在这个位置上可以说,让托尼离开是错的。他的离开并没有惊动拜仁。但如果要说让托尼离开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那么你必须说,这是坏事,非常坏的事。不过,从托尼的个人发展和受尊重程度来说,这次转会肯定是完全正确的。”

1525184098457016742.jpg

4年前,克罗斯也是因为觉得自己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而离开拜仁。

当时克罗斯为什么拒绝续约?与其私交甚笃的德国前国脚赖纳茨曾在去年9月透露:“拜仁向托尼提供了新合同。托尼知道马里奥·格策在拜仁赚多少钱。托尼和马里奥年龄相近。拜仁不愿给托尼超过1000万欧元。(拜仁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跟托尼说:我们不会给你超过1000万欧元一年,因为你不是世界级球员。认识托尼的人都知道,这跟金钱无关,他需要别人的尊重。他知道自己是很好的球员,世界级球员。这是双方谈崩的关键点。”

“尊重”与“世界级球员”这两个关键词,是不是跟如今迈尔与沙尔克之间的冲突惊人相似?4年前,拜仁好歹通过出售克罗斯赚了3000万欧元,从经济上得到了较大补偿,而克罗斯也在皇马完成蜕变,成长为德国国家队的领军人物,也终于成为了公认的世界级球员。但如今,迈尔和沙尔克则面临双输的局面。

一方面,迈尔刚刚通过转型而迎来转机的职业生涯,因为要离开沙尔克而再次走到十字路口。与当初的克罗斯不同,迈尔目前还没有被国外豪门看上并委以重任的资本。这位2016年里约奥运会银牌得主和2017年U21欧青赛冠军队长的下一站,或许只是另一家德甲俱乐部,霍芬海姆据说是最大热门。

另一方面,沙尔克原本就因连年失血而天赋不足的阵容,随着迈尔(以及戈雷茨卡)的离开变得更加惨不忍睹。尽管眼看着就能在泰代斯科领导下重返欧冠,并确保一笔可观的收入,可以在今夏大肆招兵买马,但要对位填补迈尔和戈雷茨卡留下的位置与天赋空白,显然不是花三四千万就可以轻松完成。在下赛季就要恢复三线作战的情况下,沙尔克和泰代斯科实在是压力山大。

最尴尬的是,沙尔克还该不该为戈雷茨卡和迈尔举行告别仪式呢?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