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重返斯图加特的戈麦斯为什么不能继续穿33号了?

同样是在冬窗重返培养自己成才的老东家,桑德罗·瓦格纳直接手持拜仁慕尼黑的2号球衣亮相塞贝纳大街,而斯图加特买回马里奥·戈麦斯则只有文字报道加上几张老照片,并没有主人公的加盟照,而且还留下了一个巨大悬念:戈麦斯究竟会穿几号球衣?

1514354297105021271.jpg

33号球衣一直是戈麦斯的标志。图为他去年夏天加盟沃尔夫斯堡时展示新球衣。

众所周知,33号球衣是戈麦斯的“注册商标”。从2003/04赛季刚在斯图加特出道,到后来先后效力拜仁、佛罗伦萨、贝西克塔斯和沃尔夫斯堡,他一直身披33号球衣,未曾改变。但问题在于,如今斯图加特的33号恰恰属于戈麦斯的位置竞争对手京切克。按照德国足球职业联盟的规定,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在赛季中途交换或更换球衣号码,那就是注销球员而腾出号码。换言之,除非京切克转会,否则33号不可能在本赛季后半程归属戈麦斯。

对于德甲球衣号码的相关问题,《踢球者》杂志还顺便做了科普。除了中途更换号码的规定以外,还有三点值得注意:一是在赛季开始前,球衣号码从1号开始分发;二是球衣号码只能为1到40号,如果注册球员超过40人,号码可以相应增加;三是1号属于门将,而其他门将则只能选择12到40号,即2到11号是不允许被门将占用的。

1514354440771054386.jpg

2015年夏天,乌尔赖希刚加盟拜仁时要了23号,但很快就让给了随后加盟的比达尔。

有些记性特别好的读者会提出,拜仁最近几年出现过几例“赛季中途”更换号码。例如2015/16赛季一开始,刚从斯图加特加盟的乌尔赖希接过了原本属于雷纳的23号球衣,但当比达尔在7月底加盟之后,乌尔赖希就把23号让给了智利人,而自己则改穿了26号。又例如2014/15赛季初,原本身披23号球衣的魏泽,在雷纳8月初加盟后改穿24号。到了夏窗关闭前一刻,拜仁从门兴格拉德巴赫挖来库尔特,而这位当时被寄予厚望的“妖童”喜欢24号,于是魏泽最终改穿30号。

如果说乌尔赖希换号码的时候赛季尚未正式开始,完全符合规定,那么魏泽换号码则似乎违规了,因为2014/15赛季德甲在8月22日就开打了,即库尔特加盟之前,魏泽本该已经注册了24号。类似例子本赛季初也出现过:8月中旬凯文-普林斯·博阿滕加盟法兰克福后征得替补门将扬·齐默曼同意,要走了他的17号球衣,而齐默曼则改穿37号。其实那个时候,法兰克福已经踢了一场德国杯,而齐默曼也以17号球员身份进入了替补名单。严格意义上来说,齐默曼换号码已经发生在“赛季中途”了。

1514354489638048017.jpg

今年8月中旬加盟法兰克福之后,凯文-普林斯·博阿滕要走了原本属于替补门将扬·齐默曼的17号球衣。

其实DFL对于“赛季开始前”选定号码的概述有一些模棱两可,究竟是以赛季首场正式比赛(近几季德甲开打前都是先打德国杯首轮,而德甲和德国杯卫冕冠军还得再提前打一场超级杯,还有一些球队需要打欧联杯资格赛)作为基准,还是以赛季首场联赛作为基准,抑或是夏季转会窗关上才算呢?也许DFL是故意模糊化处理,以给各家俱乐部留下这样一段灵活的调整时间,毕竟新援加盟后要求跟原来球员换号码的案例时有发生;又或者说,遇到类似情况,DFL一般都会允许特事特办。

1514354667644040702.jpg

既然属于京切克的33号不能选,戈麦斯会考虑特罗德留下的9号吗?

但不管怎样,再怎样“模糊”或者“特事特办”,都是赛季之初的事情。反正在冬歇期,换号码是绝对不可以的。那么,戈麦斯究竟会穿上斯图加特的哪个号码呢?戈麦斯在国家队一直身披的23号,在斯图加特也是不能选的,它属于比利时小将奥雷尔·芒加拉。尽管如此,斯图加特剩下的“靓号”还有不少,例如特罗德离开后所留下的9号,还有不少著名前锋喜欢的18号,还有4号、10号、12号、17号、27号、34号可供“麦子”选择。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