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扫二维码
分享
快速流言

本届欧洲杯是历史的拐点 改革方能让更多球星发挥
2016-07-12 10:13:13 来源:体坛+ 作者:巴雷特
分享
评论

  《法国足球》前国际部主任 巴雷特

  欧洲杯决赛圈从16支球队扩大到24支,时任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做出这一决定或许是出于选举利益上的考虑:几乎让欧足联一半的成员(欧足联共55个成员)参加欧洲杯决赛圈的比赛,这意味着在欧足联主席选举中,有一半的投票者会对此感到满意……甚至对他竞选国际足联主席一职也是大有裨益(若不是他因丑闻被禁职)。如今普拉蒂尼已经离任,决赛圈扩军24队的决定看起来在竞技领域的意义更大,这一决定的影响甚至始于决赛圈之前!

  24队晋级欧洲杯决赛圈,让之前的预选赛变得几无意义,不过荷兰(1988年)、丹麦(1992)和希腊(2004)三支欧洲杯得主意外地无缘决赛月。竞技体育的不确定性让三个冠军球队提前出局,同时也迎来了5个新丁:阿尔巴尼亚、威尔士、北爱尔兰、斯洛伐克、冰岛。还有些故人也重新归来,比如匈牙利,他们自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以来第一次闯入大赛的决赛圈。

  对于老牌强队来说,扩军后的欧洲杯小组赛更像是走过场,真正的比赛始于1/4决赛……但新的球队打破了原有的秩序,小组赛中,拥有伊布的瑞典、阿拉巴的奥地利、图兰的土耳其、科诺普良卡的乌克兰以及2018年世界杯举办国俄罗斯相继出局,爱尔兰、北爱尔兰、冰岛人给本届欧洲杯吹来一股清新之风。

  不精彩的欧洲杯

  本届欧洲杯的一个趋势是各队将团队作为重心,强调足球首先是一项11人对11人,双方各有三个换人名额的运动。在阿森纳执教20年之久的温格在欧洲杯开幕前告诉我:“国家队教练有两个选择:要么带上这个国家最出色的球员,让他们一起比赛,期待彼此的天赋能够找到和谐的平衡点。要么制定一个阵型,带上那些符合战术要求的球员。”显然,本届欧洲杯上,第二种选择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近几届大赛证明了这一点,西班牙三夺大赛冠军,德国捧得两年前的世界杯冠军,别忘了还有美洲杯冠军智利。这些和谐、团结、有斗志的球队在面对像英格兰、比利时等充满个体天赋的球队时占尽了优势。如今,天赋不再是球队取胜的保障,牺牲精神、纪律、肌肉同样必不可少,而在冰岛、爱尔兰、威尔士、匈牙利甚至是意大利人的身上我们还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团队精神,他们用愤怒的精神弥补了天赋上的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打出精彩的比赛并不容易:各支球队在战术上非常谨慎,有时甚至不惜龟缩防守。对于那些“弱队”这是可以理解的选择,保守战术往往会带来意料外的结果,比如冰岛2比1淘汰英格兰,或者威尔士3比1送比利时回家。最无聊的是,这种保守战术也让那些主张攻势足球,踢法诱人,有着明确战术身份的球队跌入陷阱,比如西班牙0比2不敌意大利,克罗地亚0比1负于葡萄牙,或者半决赛中德国0比2被法国淘汰。在这种情况下,2016年欧洲杯成为了攻势足球陷入停滞的一个标志,而在过去十年中,主张进攻的西班牙、德国曾在大赛中封王称霸。

  没有明星的欧洲杯

  20年前博斯曼法案的启动让欧盟国家足球联赛外援限额被取消,1999年切尔西曾排出过没有英国人的首发阵容。本届欧洲杯证明了这一革命对提升足球弱国水平的影响,他们的球员在英超、西甲、德甲与顶尖球员的对抗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种足球融合并不是一个国家足球成功的保障,但确实带来了巨大的贡献。奥地利的国脚基本来自德国或英格兰联赛却在小组赛折戟,而匈牙利依靠国内球员的出色表现闯入1/8决赛。天气恶劣的冰岛则在本国兴建室内足球场,以保证在任何时间都能举行比赛。而在欧足联举办的青少年赛事中,冰岛的年轻球员也开始崭露头角,特别是2011年欧青赛。可如果这些球员一直留在冰岛,或许无法像现在这样持续进步,他们的23名国脚全部在外国联赛踢球。

  这种观点也适用于大不列颠除英格兰之外的其他代表队:爱尔兰没有一名国脚在本国联赛中效力,北爱尔兰的球员也没人在阿尔斯特省踢球。至于威尔士,他们有几名球员在威尔士的斯旺西或加的夫城效力,可这两支球队隶属于英格兰联赛。这些都是博斯曼法案带来的影响,同时也与电视转播费不断攀升,足球全球化有关。比如英格兰的二级联赛的营业额已经位居世界第八,这片沃土对于外国球员的引进极大提升了相关国家的足球水平。但除了威尔士的贝尔,很少有哪个球星能独力带领球队取得突破。

  一届无聊的欧洲杯?

  没有精彩比赛,没有巨星,这难道不是一届无聊的欧洲杯么?小组赛我们看到一些不错的对决,比如意大利对比利时,克罗地亚对土耳其,德国对乌克兰。到了淘汰赛阶段,各种悬念剧本、点球大战甚至是历史性的时刻不断上演,德国第一次在大赛中淘汰意大利,法国自1958年以来在大赛中首次击败德国。法国队在欧洲杯的历程之所以能在全法掀起一股支持的浪潮,源于三个救星。首先是帕耶,他在与罗马尼亚和阿尔巴尼亚的前两场小组赛中挺身而出,确保了法国队的出线。接着是波巴,他在与瑞士的比赛中有着精彩表现,随后是格列兹曼,他在与爱尔兰和德国的淘汰赛中展现了决定性作用。

  格列兹曼是以疲态开始本届欧洲杯的,他在马竞的赛季直到5月29日欧冠决赛后才算结束。蓝军教练组对他进行了极有针对性的训练,以便他能在淘汰赛阶段找回状态。本届欧洲杯,除了格列兹曼和C罗,其他巨星都没能达到预期的水准,其中伤病是一大因素。比利时的孔帕尼、德国的罗伊斯、京多安,俄罗斯的杰尼索夫、扎戈耶夫、英格兰的张伯伦、沃尔科特、维尔贝克,意大利人马尔基西奥、蒙托利沃、维拉蒂,葡萄牙人达尼、B·席尔瓦,以及法国的瓦拉内、拉萨纳·迪亚拉、马蒂厄都无缘本届杯赛。其次,还有些球员表现略有失常,比如比利时的阿扎尔、德布劳内,德国的穆勒、格策,克罗地亚的莫德里奇甚至包括波兰人莱万多夫斯基。

  这些明星没能在整个欧洲杯上有持续稳定的发挥,看起来C罗和格列兹曼是仅有的两个达到预期的球星。C罗时隔12年重新闯入欧洲杯决赛并非不合逻辑,但很多球员在漫长的赛季出场超过50次,再来参加欧洲杯确实有些勉为其难。欧洲杯的组织者必须要调整赛程,以便给参加欧冠决赛的球员以喘息的时间。四年后,欧洲杯将在不同国家的13座城市里展开,其中包括遥远的巴库和圣彼得堡,球员们需要经历长途飞行的考验,如果我们想在欧洲杯赛场上看到球星生龙活虎的表现,这是必须实施的变革。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体坛网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