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克韩专栏】为什么还要费厄泼赖

■克韩(体坛周报评论员)

在法国对比利时这场半决赛中,姆巴佩表现出了极强的个人能力,他给吉鲁的脚后跟妙传堪称“姆巴佩摆尾”,是足以令人铭记的本届世界杯经典动作。但非常遗憾的是,在比赛的最后,姆巴佩却用了不肯交还对方皮球、妨碍别人及时发界外球的小手段,他随时卧草倒地的拖延时间方式,也让孔帕尼把他从地上一把抱起的图片成为了经典。

41.png

而在之前对乌拉圭的四分之一决赛中,姆巴佩已经一碰即倒,演技逼真。有些球迷开玩笑说,姆巴佩是不是在大巴黎和内马尔学坏了。在本届世界杯上,这位巴西奇才同样翻滚出了十八种姿势,尤其是和墨西哥球员拉云之间的冲突,也必将成为本届世界杯的一个经典镜头。

再往前,还有日本队的公平竞赛奖晋级问题:在H组的最后一场比赛中,日本队仗着手中有对塞内加尔的红黄牌优势,也仗着哥伦比亚因为选半区的问题不敢放水,最后10分钟完全采取了消极比赛的方式,日本球迷在赛后自嘲“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

这些问题,实质上是同一个问题:足球场上,到底还有没有公平竞赛的余地?支持日本队和姆巴佩的很多网友说,他们没有做错,他们只是合理利用了规则。诚然,以规则而论的话,日本队和姆巴佩有什么错?至少在现行规则中,由于界定的困难性,对于最后时刻的浪费时间,除了偶尔给球员出示的黄牌之外,并无明确的规则可以制裁。

问题在于,仅仅只是遵守规则就可以了吗?我在微博上举了一个例子:当对方球员受伤时把球开出界外,通行的做法是掷界外球时要把球权还给对方,那你掷球时不还给对方,违反规则吗?不违反的,但那样做违反了公平竞赛的精神。1999年,阿森纳就因为这个原因(卡努没把球权交还给对手谢联,还助攻打入了致胜球)引起舆论大哗,最后兵工厂主动提出要和谢联重赛,堂堂正正再赢下来,从而重新获得尊敬。

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光遵守规则就可以的,规则规定的只能是下限。“范跑跑”在大地震袭来时不顾自己的学生自己脱身而走,违反任何法律吗?不违反的,但人们也不会因此赞扬他,因为英雄就是要比下限做得更多一点(比如船难时分享救生装备的英雄)。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才是英雄。如果只做了下限的事情还想避免人们的舆论指责,未免也太贪心了吧?

有人说,那你让日本队怎么办,冒险攻出去再丢一个球就出局了,用脑子踢球难道有错吗?还有姆巴佩,如果他不浪费时间,法国队要是输了怎么办?内马尔要不是摔得夸张,裁判不判怎么办?我的回答是:马拉多纳当年不上帝之手,阿根廷可能就赢不了,阿根廷最后赢了比赛,也拿到了冠军,但这个手球永远是马拉多纳的一个污点,拿到冠军也洗刷不了,这就是人类朴素的正义感。

归根结底,如果我们把体育的意义简单归结于胜负:胜利就是一切,胜利就是绝对正确,那么确实可以为了胜利什么都可以做——只要规则允许(或者哪怕规则不允许,但很难界定或防范)。问题不正在于:我们真的希望体育就变成一个简单的胜负游戏吗?我们真的需要如此功利和实用主义的体育吗,一点点风尚都不要了吗?

从体育最初的作用来看,就不仅仅是为了胜负,增强体魄也罢,锻炼意志也罢,培养公平竞赛的精神都是题中应有之意,因为这最终对整个人类是正向的意义。

竞技体育也是如此,观众掏了钱买票,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一场真打,而不是浪费时间的假打。

事实上,国际足联的《俄罗斯世界杯章程》中就明确规定了公平竞赛的内涵:“积极比赛”包括采取进攻的战术而不是防守的战术,加快比赛速度,哪怕已经有了满意的比赛结果依然持续努力试图进球等,“消极比赛”则包括采取粗野的战术、表演演戏、浪费时间等……

我们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头上有万古星辰,心中有道德律令。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