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专栏】改革曾让德国足球受益 但还要继续传控吗?

■巴雷特(前《法国足球》国际部主任)

若要问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最令人惊讶的事件,毫无疑问当属卫冕冠军德国队在小组赛就折戟沉沙。这并不是头一回出现卫冕冠军止步小组赛的情况,新千年迄今五届世界杯有四支卫冕冠军难逃此厄运:2002的法国、2010的意大利、2014的西班牙与今年的德国,仅巴西一队在2006年逃过了这一魔咒。而在此之前,卫冕冠军出局的案例仅有两起:1950年的意大利(胜巴拉圭、负瑞典)与1966年的巴西,那一年贝利因伤缺席。

77.png

史无前例的崩盘

对于日耳曼人而言,这一次的失利史无前例:二战结束以来,他们从未在世界杯小组赛阶段就遭到淘汰。在本队参加的历届世界杯中,德国队几乎全部杀入了1/8决赛(1930与1950年未参加)。唯一的例外是1938年法国世界杯,当届赛事不设小组赛,首轮比赛即为1/8决赛,若打平则需另外重赛。当时德国队先与近邻瑞士战成1比1平,补赛中2比4失利。

在此之后,德国队开始了在世界杯长期稳定的表现,并凭借坚韧的精神属性数次上演绝地求生的好戏:1966年决赛将东道主英格兰2比2逼入加时赛;1970年半决赛施内林格终场前绝平意大利;1982年半决赛在两球落后的情况下顽强逼平法国并最终点球取胜。1986世界杯金靴奖得主莱因克尔曾有这么一句话广为流传,“足球就是22人追着球跑最后德国人获胜的游戏。”

今年在俄罗斯,当克罗斯小组赛次战瑞典第95分钟奉献精彩绝杀的那一刻,人们普遍认为德国已走出首轮不敌墨西哥的阴霾:纵使博阿滕因红牌提前离场,余下10人还是三军用命拼出三分。日耳曼战车的数据看上去很华丽,与墨西哥的首场小组赛,他们26次射门9次射正,无一不被奥乔亚拒之门外;对阵瑞典,射正6次打进两球;在小组纸面实力最弱的韩国面前,德国人狂轰26脚同样6次射正,只是他们没能叩开亚洲人的城池一次!

失败让德国人重新反思?

此番小组赛战罢便黯然出局,是天灾,也是人祸。德国队留给人的是几乎无法理解、甚至是茫然的感觉。2014年夺冠以来,德国足球看上去整体发展态势积极良好、充满活力。那支巴西的冠军之师之中,随队出征俄罗斯的功勋有9人。其余14名球员或是因年龄增大逐渐淡出主流舞台或绿茵场(克洛泽、格罗斯克罗伊茨、魏登费勒),或是在世界杯/欧洲杯后主动结束国家队生涯(拉姆、默特萨克、施魏因斯泰格与波多尔斯基),或是因为水平下降达不到勒夫国家队的水准(格策、许尔勒、克拉默、穆斯塔菲)。

34.png

与2002年在亚洲的那支法国队相比,出现在俄罗斯的德国队并未出现阵容老化的问题,一大波青年才俊的涌现为勒夫提供了大批可用之材。2016年,德国国奥队在里约奥运会杀入决赛;2017年,几乎是派出B阵容的德国队在俄罗斯捧起联合会杯,德国国青也在U21欧青赛上折桂。勒夫为大名单挑选了数名天赋异禀的年轻球员,结局却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也许,德国队的表现与受到四年前部分老臣们的拖累也不无关系——他们之中或受伤病困扰,或在近几个月竞技状态欠佳,如胡梅尔斯、博阿滕、赫迪拉,包括厄齐尔与穆勒。

可以肯定的是:这支整体阵容年轻的德国队遭遇提前出局,会让他们重新审视2000年以来本国足球的改革:总体来看卓有成效,但过分追求技术与控球而没有利用原有的优势,有时候在大场面时往往会起到自断一臂的反作用。

也许,德国队可以像乌拉圭、法国一样以直接务实的方式进行比赛,或像阿根廷一样磕磕绊绊进入16强,但这同样会有招致批评的风险。幸运的是,世界杯还拥有巴西、克罗地亚这样的华丽之师,尤其是在21世纪以传控、攻势足球引领时代风潮的西班牙,他们在2010年大获成功——4年前在里约登顶的那支德国队,也正是汲取了来自伊比利亚的部分风格。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