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逆境初考不及格!巴西“杂种狗”心态又犯病了!

  记者王勤伯述评

  巴西人是真的羡慕墨西哥。世界杯小组赛首战,巴西在瑞士的铁桶阵面前缺少办法,1比1憾平,墨西哥却1比0战胜上届世界冠军德国。

  而且,如果不是拉云等球员把握机会能力不足,墨西哥甚至可以大胜德国。对于上届半决赛在家门口被德国7比1羞辱的巴西来说,墨西哥一样的胜利同样是梦寐以求的。

  巴西《体育报》专栏作家西古•兰热认为,“墨西哥治愈了自己的杂种狗情结。”这个话当然是影射巴西的。杂种狗情结这个说法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当时在巴西极具影响力的体育评论员内尔松•罗德里格斯认为巴西球员心理容易出现自卑,尽管脚下技术很好,在赛场上遇到那些战术纪律出色、风格鲜明的欧洲球队(纯种狗),总是自己给自己制造胆怯。

  内尔松这样说的时候,巴西尚未夺得本国世界杯守冠,理论上说,1958年守冠,再到1970年三冠永存雷米特杯,巴西应该是治好了杂种狗情结,但巴西媒体却绝不会放弃这个概念,因为杂种狗情结早就蔓延足球之外的政治经济社会领域,巴西人不自信,对自己国家这些方面缺乏信心,对纯种狗感到羡慕。

  尽管德国国家队球员构成早就实现国际化、非纯种化,但上届半决赛1比7输给德国,仍然让巴西人认为是杂种狗情结在作祟。同时,巴西人还认为,墨西哥也有这样的情结,他们在世界杯上最好成绩是8强,很多时候即使墨西哥在小组赛上表现出色,进入第二阶段也总是迅速被淘汰。现在墨西哥灭了德国,巴西人甚至感到羡慕。

  为了实现复仇,蒂特的巴西在过去2年里的确做出过认真的准备。前场进攻4人组在最近一系列比赛中超级有效率,中后场保护能力也比斯科拉里、邓加时代有了提升。

  但世界杯就是世界杯,这项赛事的竞争激烈程度总是高过预选赛和热身赛的。最突出的观感就是,本届世界杯上没有强队真正找到攻破密集防守的办法。

  巴西队甚至在开场后很早就攻破了对方大门,但他们为松懈付出了代价。在瑞士队压上反攻的阶段,巴西队没有抓住机会取得更多进球,这使得瑞士扳平比分以后可以重新退缩布置好铁桶阵。习惯了顺风球的巴西,在这番波折面前缺少反应的策略和能力。

  screen-shot-2018-06-17-at-21-05-16.png

  RS_phillyThumb2_1200x800_20180617_Russia_Soccer_WCup_Brazil_Switzerland_57738_jpg_bc0ab.jpg1529266776_World-Cup-2018-Brazil-held-by-Swiss-Germany-stunned-by-Mexico-News.jpg

  要想赢得世界杯,就必须懂得如何应对逆境。至少小组首战的“初考”,巴西是失败了。另一个逆境因素则来自裁判,这场比赛录像裁判形同虚设,使得瑞士进球被判有效而热苏斯没有得到点球。

  若论前20分钟的表现,巴西恐怕是本届世界杯上的传统强国里最有希望捧杯的一支。蒂特的足球风格得到清晰展示:进攻有宽度,前场球员回防及时,中后场衔接以及对第二落点的保护很精准。

  问题是上半时取得领先之后巴西队的松懈,这一点又实在是太巴西了。瑞士也因此可以投入更多兵力进攻。这里我们又能看到巴西球员的另一个特点:对扩大比分的饥饿感总是不太够。

  踢得很紧凑的巴西是相当有威力的。如何让球员在90分钟内保持同样的专注和紧凑,将是巴西通往决赛之路的胜负手。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